Menu
Woocommerce Menu

公务员上班时间接孩子放学,到底算不算违纪?

0 Comment


原标题:公务员上班时间接孩子放学,到底算不算违纪?

北京谷园(化名)是一名普通公务员。由于夫妻俩是双职工,两方父母又都在外地,家庭收入一般也不敢请保姆,放学接孩子,正成为她的“烦心事儿”。

新华网上海9月1日电(吴振东
邰晶晶)“孩子放学求拼车!”为了解决8岁女儿上下学的接送问题,近日,家住上海南丹路的一位母亲无奈在网上发了这条帖子,没想到应者众多,许多家长(微博)同她面临着同样的困境。

课后托管配套政策将公布 多校统计家长意愿

孩子一般下午3点半放学,可谷园到5点多才下班。按以前的做法,跟领导打个招呼,再和同事调个班,谷园就能“提前下班”去接孩子。“跟老公轮流着来,只要不天天那样,把情况跟领导解释清楚,再找个合适的换班同事,一般也都理解。”谷园说。

如今,接送孩子上下学日益成为家长的烦心事,瞅准了商机的上海家政机构,相继推出了“接送保姆”服务,可这项服务却面临家长不敢轻尝、保姆不愿从事的窘境,家长们依然在期待一个让人放心的法子。

来源:微信公众号“长安街知事”(ID:capitalnews),作者:咏春

可现在不一样了。全国各级党政机关都在整治“庸懒散奢”,纪检部门随时抽查,上班时间“不务正业”越来越多地被通报,“听说以后还要打卡,什么时间到单位,什么时间离开,都有记录了。”该怎么接孩子,谷园有些犯愁。

家长最希望孩子平安

北京谷园(化名)是一名普通公务员。由于夫妻俩是双职工,两方父母又都在外地,家庭收入一般也不敢请保姆,放学接孩子,正成为她的“烦心事儿”。

图片 1

申城白领任忠和家住上海市徐汇区,过去两年中他承担着接送孩子的任务,而今岗位调动增加了他的上班路途,接孩子放学已不可能,又不放心让8岁的儿子独自坐公交。一周来,他已在小区附近的多家家政公司都挂了名,寻找“接送保姆”。

孩子一般下午3点半放学,可谷园到5点多才下班。按以前的做法,跟领导打个招呼,再和同事调个班,谷园就能“提前下班”去接孩子。“跟老公轮流着来,只要不天天那样,把情况跟领导解释清楚,再找个合适的换班同事,一般也都理解。”谷园说。

谷园的难题,并非个案。其实,原来公务员的压力没这么大,孩子三四点钟放学,中途出去甚至早退去接孩子,几乎算不上啥事儿。因此,在有些人看来,能从从容容接送孩子上下学,也算是国家公职人员的一项“隐性福利”。可如今,这么做则有违纪的风险。

王琳女士即将升入小学的女儿,同样也面临无人接送的问题,她很早就开始联系家政。“希望要一个上海阿姨,有接送小孩经验的,但不可以骑车接送,太不安全。”她说。而家政公司介绍的几位阿姨都没能让她满意,最后她把接送任务交给了小区里一位熟识的保安,每月支付400元报酬。

可现在不一样了。全国各级党政机关都在整治“庸懒散奢”,纪检部门随时抽查,上班时间“不务正业”越来越多地被通报,“听说以后还要打卡,什么时间到单位,什么时间离开,都有记录了。”该怎么接孩子,谷园有些犯愁。

上班时间的纪律是什么呢?北京一位区委书记作客市纪委网站时曾提到,该区一些部门有公务员工作时间上网炒股、浏览不良网站、玩网络游戏、频繁网上交易支付和长时间播放音频视频五类行为,经过整治后得到控制。纪委的小伙伴说,这些行为,都属于上班期间从事与工作无关的事情。但是,对于上班期间接送孩子,纪律的界定是比较模糊的。

“现在阿姨都很紧俏,家政机构和阿姨都不愿与我们签合同,万一出了事谁担责?”王琳爱人陈先生说。

图片 2

对于公务员来说,纪律分为三个层面,一是党纪,即《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的要求,二是公务员法,三是单位规定。关于上班期间的纪律,三者都有一些要求。

据了解,“接送保姆”为钟点工形式,服务价格多在每小时15至25元之间,由于家政人员近些年来供不应求,流动性强,从事接送服务多为临时性质,鲜有合同约束。

谷园的难题,并非个案。其实,原来公务员的压力没这么大,孩子三四点钟放学,中途出去甚至早退去接孩子,几乎算不上啥事儿。因此,在有些人看来,能从从容容接送孩子上下学,也算是国家公职人员的一项“隐性福利”。可如今,这么做则有违纪的风险。

《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关于工作纪律一则中提到,在党的纪律检查、组织、宣传、统一战线以及机关工作等其他工作中,不履行或者不正确履行职责,造成损失或者不良影响的,应给予处分。事实上,这也是整治“庸懒散奢”行动的一个依据。《公务员法》也要求公务员要遵守纪律,不得玩忽职守,贻误工作,不得旷工或者因公外出、请假期满无正当理由逾期不归。

每个请家政的家庭都担心所托非人,更何况是把孩子的安全都寄托在一个不熟识的钟点工身上。可另一方面,保姆们就乐意做这份工作吗?答案并不一致。

上班时间的纪律是什么呢?北京一位区委书记作客市纪委网站时曾提到,该区一些部门有公务员工作时间上网炒股、浏览不良网站、玩网络游戏、频繁网上交易支付和长时间播放音频视频五类行为,经过整治后得到控制。纪委的小伙伴说,这些行为,都属于上班期间从事与工作无关的事情。但是,对于上班期间接送孩子,纪律的界定是比较模糊的。

而几乎所有机关单位都有明确规定,上班期间不得从事与工作无关的事情。经询问了多家单位的人事部门后了解到,单位判断是否“与工作无关”,一般有两个标准,一是是否请假,二是是否贻误工作。这其中,就有着“自由裁量”的因素。

家政公司“临渊羡鱼”

对于公务员来说,纪律分为三个层面,一是党纪,即《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的要求,二是公务员法,三是单位规定。关于上班期间的纪律,三者都有一些要求。

一般而言,如果上班期间私自外出,或外出后不向单位报告,不管是何理由,都属于违纪。因为无论是专项检查、群众办事或是突发事件,一旦岗位没人且单位没有作出安排,就有可能带来重大损失。最近,不少地方都报道过省委书记、市委书记电话查岗的事情,实际上就是督促基层工作人员守土有责,在岗值守。

其实,“接送保姆”并非新鲜事物,但随着近年来城镇居民生活水平的快速提高、来沪工作家庭的持续增长等原因,此类需求日益旺盛。

《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关于工作纪律一则中提到,在党的纪律检查、组织、宣传、统一战线以及机关工作等其他工作中,不履行或者不正确履行职责,造成损失或者不良影响的,应给予处分。事实上,这也是整治“庸懒散奢”行动的一个依据。《公务员法》也要求公务员要遵守纪律,不得玩忽职守,贻误工作,不得旷工或者因公外出、请假期满无正当理由逾期不归。

图片 3

上海鸿浩家政从事孩子接送服务已有7年。据其负责人介绍,公司选择的“接送保姆”多是有经验、有文化、知根知底的上海阿姨,责任心强,并且可以对孩子功课进行简单辅导,目的是让家长更放心。鸿浩家政此项服务月需1600元到1800元不等,在同行中并不算低。

而几乎所有机关单位都有明确规定,上班期间不得从事与工作无关的事情。经询问了多家单位的人事部门后了解到,单位判断是否“与工作无关”,一般有两个标准,一是是否请假,二是是否贻误工作。这其中,就有着“自由裁量”的因素。

在实际工作中,大多数上班期间去接送孩子的公务员,都会向部门领导请假或者报告,是经过批准后才去的。但这种请假方式,多是口头请假,不走正式的请假程序。许多单位的中层领导说,只要请假,部门就可以整体调配一下人员,这样一般不会耽误工作。

然而,对于在这项服务上刚上路的更多家政中介来说,在需求旺盛的市场面前,只能“临渊羡鱼”。

一般而言,如果上班期间私自外出,或外出后不向单位报告,不管是何理由,都属于违纪。因为无论是专项检查、群众办事或是突发事件,一旦岗位没人且单位没有作出安排,就有可能带来重大损失。最近,不少地方都报道过省委书记、市委书记电话查岗的事情,实际上就是督促基层工作人员守土有责,在岗值守。

但出于对同事的人文关怀,部门领导很少会将此类请假报告给人事部门,因为一旦走程序,就涉及到绩效、工资、考勤等多个方面,显得没有“人情味”。总体而言,“请假”在部门内消化是一种常态,也算是柔性管理方式。

在58同城上,上海小岳家政“接送小孩上学下学”的广告十分醒目。记者在门店看到,来应聘的阿姨并不少,但几乎都不愿从事“接送保姆”。

图片 4

在机关工作的小伙伴都知道,与人方便,与己方便。谁也不会经常性地请假,让同事过多地替班。因此,所谓的“隐性福利”,在大机关也就是互相搭把手。而电视剧中演的“没到下班点,整个处室人都没了”如今几乎难觅踪迹。为什么?活多啊,现在的公务员工作可不轻松,如果平时懒懒散散的,到了交活时完不成任务,那才真得被追责呢。

安徽来的陈冬梅阿姨没做过专门接送孩子的事,但在雇主想雇佣她时,被她回绝了。“15元钱一小时挣不到什么钱,家长要求多,自己风险也大。”她表示。还有朋友告诉她,曾经在送小孩回家路上,不小心让孩子摔了一跤,结果自己和家政公司都赔了钱,这更坚定了陈冬梅不做这行的决心。

在实际工作中,大多数上班期间去接送孩子的公务员,都会向部门领导请假或者报告,是经过批准后才去的。但这种请假方式,多是口头请假,不走正式的请假程序。许多单位的中层领导说,只要请假,部门就可以整体调配一下人员,这样一般不会耽误工作。

不过,站在人事部门的角度,部门不将员工请假的事情上报还是有风险的。因为一旦遇上不打招呼的突击检查,问题的缘由就说不清楚。不管其中有没有“人情”因素,说到底还是与单位的纪律不符。

记者发现,陈阿姨的态度代表了家政人员的普遍心态。

但出于对同事的人文关怀,部门领导很少会将此类请假报告给人事部门,因为一旦走程序,就涉及到绩效、工资、考勤等多个方面,显得没有“人情味”。总体而言,“请假”在部门内消化是一种常态,也算是柔性管理方式。

因此,当下公务员面对的最大困惑是:不好意思跟部门领导张口。因为领导一旦批准了,他自己就要担风险。在“自由裁量”之间,部门领导以前的做法是“只要不出事就放一马”,现在是“万一有问题呢?”这样一来,便利减少了,大家自然觉得管得紧了。

来自绍兴的朱之文做了十五年保姆,照顾孩子有丰富经验,她觉得只要小心谨慎就可以保证孩子的安全,但是,“没有20元一小时怎么行?还不够自己来回折腾的。”

在机关工作的小伙伴都知道,与人方便,与己方便。谁也不会经常性地请假,让同事过多地替班。因此,所谓的“隐性福利”,在大机关也就是互相搭把手。而电视剧中演的“没到下班点,整个处室人都没了”如今几乎难觅踪迹。为什么?活多啊,现在的公务员工作可不轻松,如果平时懒懒散散的,到了交活时完不成任务,那才真得被追责呢。

没有老人帮忙,夫妻俩又接不了孩子,大多数人只能用钱解决问题。公务员余凡(化名)说,“现在都是送去晚托班,就是放学后,让晚托班的老师先去接,在班级里一起写作业,也有补课的,然后父母下班了再到晚托班里,把孩子接回家。”

上海小背心家政负责人陈女士向记者抱怨:“阿姨越来越难找”。“工资年年涨,哪里工资高便说走就走,对工作也越来越挑剔。”她说。

不过,站在人事部门的角度,部门不将员工请假的事情上报还是有风险的。因为一旦遇上不打招呼的突击检查,问题的缘由就说不清楚。不管其中有没有“人情”因素,说到底还是与单位的纪律不符。

时下很多晚托班是私人开设的,如果只盯着孩子写作业,每月收费大概五六百块钱;如果给孩子补习的,或者加顿晚餐,收费会更高一些。余凡注意到,其实学校旁边的晚托班非常多,有的就是“夫妻店”,“之前新闻报道就说过一些晚托班资质和安全都有些隐患。但也没办法,还是得去啊。”

据了解,8月以来,一些家政公司已经接受了不少家长的预订,但现在开学在即,其中的大部分还没有兑现。

因此,当下公务员面对的最大困惑是:不好意思跟部门领导张口。因为领导一旦批准了,他自己就要担风险。在“自由裁量”之间,部门领导以前的做法是“只要不出事就放一马”,现在是“万一有问题呢?”这样一来,便利减少了,大家自然觉得管得紧了。

余凡说,也有一些找保姆接送的,但每月4000块钱的保姆费,确实是一笔不菲的开支。“就我们这点工资请不起。能请保姆的还是少数吧。”

“野路子”没能阻止担忧

没有老人帮忙,夫妻俩又接不了孩子,大多数人只能用钱解决问题。公务员余凡(化名)说,“现在都是送去晚托班,就是放学后,让晚托班的老师先去接,在班级里一起写作业,也有补课的,然后父母下班了再到晚托班里,把孩子接回家。”

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袁江华就呼吁积极解决“接送难”问题,建议建立校内托管场所。一些中学老师也通过媒体呼吁:政府可以通过购买教育服务等多种途径化解“接送难”。

在家政机构为找“接送保姆”奔忙之时,沪上大大小小的晚托班、培训班已经承接了不少“任务”。

时下很多晚托班是私人开设的,如果只盯着孩子写作业,每月收费大概五六百块钱;如果给孩子补习的,或者加顿晚餐,收费会更高一些。余凡注意到,其实学校旁边的晚托班非常多,有的就是“夫妻店”,“之前新闻报道就说过一些晚托班资质和安全都有些隐患。但也没办法,还是得去啊。”

图片 5

位于长宁区的上海泉禾教育咨询公司开有晚托班,可派专人把放学的孩子接到班上,并有老师辅导作业,直至家长下班来接回孩子。工作人员承诺,孩子的安全绝对可以保证。“学校近的我们会让老师步行去接,稍远点的,我们用私家车去接,保证提前十分钟赶到学校,不让孩子久等。”工作人员同时承诺了孩子的晚餐会注意营养搭配。

余凡说,也有一些找保姆接送的,但每月4000块钱的保姆费,确实是一笔不菲的开支。“就我们这点工资请不起。能请保姆的还是少数吧。”

事实上,大家的焦点在于,能不能结合政府工作实际,把“隐性福利”变为“显性福利”?也就是说,托管孩子的钱,能不能由政府来出,以此减少公务员的生活开支,提高他们的归属感。

长宁区另一晚托班负责人曹某告诉记者,出车一次最多接3名小孩,遇到事故,保证尽赔偿责任。今年来,他们已经招收了15名小学生。

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袁江华就呼吁积极解决“接送难”问题,建议建立校内托管场所。一些中学老师也通过媒体呼吁:政府可以通过购买教育服务等多种途径化解“接送难”。

纪委的小伙伴认为,“庸懒散奢”和职工福利不能混为一谈。不能说不给福利,我就要去违纪。在此之外,可以考虑管理方式的创新,既对工作严格要求,同时对职工生活多加关心,解决后顾之忧。

也有家长表示了对私人晚托班的担忧,“安全依然是问题,另外,他们跟请邻居帮忙没什么差别,却要一千多元一个月,所说的学习辅导,效果很有限。”任忠和说。

图片 6

关心职工生活,也是机关工作特别是工会工作的重要内容。现在已有单位自发地在为职工解决“孩子问题”。比如孩子放暑假期间,家里没有人管。单位就辟出一间会议室,供孩子们学习、娱乐,并请专人看护。家长早上上班时把孩子带来,中午在单位一起吃饭,晚上下班后带孩子回家,实现了工作与生活的精准对接。

还有部分家长请小区附近的出租车司机早晚接送孩子,但有司机表示,很难确保按时接送,辛苦了一夜的司机也想在早上补个好觉。

事实上,大家的焦点在于,能不能结合政府工作实际,把“隐性福利”变为“显性福利”?也就是说,托管孩子的钱,能不能由政府来出,以此减少公务员的生活开支,提高他们的归属感。

这种关心职工的方式,开支不大,操作不难,却解决了大问题,或许是个可以推广的路子。

“熟人就近来帮忙”依然是当下家长们的首选,但是他们希望,能在全社会的共同努力下,找到问题的妥善应对之策。

纪委的小伙伴认为,“庸懒散奢”和职工福利不能混为一谈。不能说不给福利,我就要去违纪。在此之外,可以考虑管理方式的创新,既对工作严格要求,同时对职工生活多加关心,解决后顾之忧。

分享到:微博推荐

关心职工生活,也是机关工作特别是工会工作的重要内容。现在已有单位自发地在为职工解决“孩子问题”。比如孩子放暑假期间,家里没有人管。单位就辟出一间会议室,供孩子们学习、娱乐,并请专人看护。家长早上上班时把孩子带来,中午在单位一起吃饭,晚上下班后带孩子回家,实现了工作与生活的精准对接。

这种关心职工的方式,开支不大,操作不难,却解决了大问题,或许是个可以推广的路子。

校审|肖 健

编辑|王 刚(团四川省委)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