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刘兴亮|儿时记忆中的一抹亮色:收音机中的单田芳

0 Comment


原标题:刘兴亮|儿时记忆中的一抹亮色:收音机中的单田芳

原标题:世无单田芳,评书与谁说?

原标题:独家 | 单田芳追思会,姜昆李金斗聊了好些家常

图片 1

  王石川

采写:新京报记者 刘臻、滕朝

文/刘兴亮(微信公众号:刘兴亮时间)

11日下午3时30分,单田芳先生因病在中日友好医院去世,享年84岁。同是评书表演艺术家的刘兰芳女士,闻此噩耗,不胜悲痛,感慨道:“单田芳先生艺术精湛、工作勤奋,他把毕生的心血全用在了评书艺术上,创作播出了一百余部评书作品,对评书艺术做出了卓越贡献”。

新媒体编辑:报报

说单先生的评书陪伴了几代人,滋养了几代人的精神世界,绝不夸张。正所谓:醒木在手,道尽千古人间事;折扇轻展,呼出百万铁甲兵。只是一桌、一椅、一扇、一帕、一醒木,但说书人就是凭借几个简单道具而营造出金戈铁马的万千世界,牢牢“锚定”听(观)众。曾有一个说法,每7个中国人中,就有一个人在听先生的评书,其听众将近2亿人。

9月13日上午9点,评书表演艺术家单田芳先生追思会在其家中举行,单田芳先生遗像环抱在鲜花周围,两边分别排放着由中国曲艺家协会、中国曲艺家协会主席姜昆和副主席冯巩送的写有“单田芳先生千古”的花篮。

01

“古有柳敬亭,今有袁阔成”。犹记得3年多前,一代评书艺术大师袁阔成去世后,单先生在唁电中感慨:“袁老师为人随和,平易近人,德艺双馨,无愧是著名评书艺术大师。祝一路走好,您留下的评书,会有人完成的!”如今,单先生也驾鹤西去,谁能有底气说:“您留下的评书,会有人完成的”?

此前,9月11日下午3点30分,单田芳因心脏衰竭在北京中日友好医院去逝,享年84岁,今日与明日将举办两天追思会,告别仪式将于2018年9月15日上午9点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举行。

或许现在的年轻人很难相信,退后三四十年,中国还有不少村子没有通电。人们生活在油灯和炉火的田园氛围中,缓慢地生息劳作。

应该承认,以后恐怕很难出现像袁阔成、单田芳、刘兰芳、田连元这样的评书名家了。究其因,在半导体收音机“霸占”民众精神生活的年代,民众渴求文化浸润,但文化产品极少,像评书、相声这样的文艺样态不愁受众。而今天,民众的精神诉求越来越多元,文化产品也越来越丰富,评书的式微似乎不可避免。

今日的追思会上,中国曲艺家协会主席姜昆和相声表演艺术家李金斗亲自到场吊唁,众多文艺界人士,演员王迅、谷智鑫以及刘兰芳的儿子王岩代表母亲,相声演员李菁代表师父师胜杰分别前来吊唁,并在追思会上追忆单田芳先生与自己的过往。

在那些村子,除了手电筒,常人极少有机会接触电器。社会主义的「楼上楼下,电灯电话」,还只能处在「描述」中。

正因如此,越是艺术大家凋零,我们越应传承他们身上的可贵元素。以单先生为例,这是一位极其敬业的大家,真正活到老、学到老、工作到老,比如年事已高时,依然坚持凌晨三四点起来录书。单先生说:“我热爱这门事业。我要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更要把钟撞响,有多大力量我使多大力量,把最好的东西奉献给大家。只要我身体还好,我就坚持下去,活到哪天说到哪天。”面对如此热爱艺术的老人,那些浮躁的演员会不会惭愧?

姜昆

然而,面对这种匮乏,有一个例外能打破生活的古意——那就是收音机。

单先生不是泥古不化之人,而是与时俱进,尊重创新,这对今天的文艺工作者也有启示意义。比如,单先生善于创新,看到其他表演艺术中的好东西,就随时吸收,并用到评书上。有记者采访单先生:曲艺界如今涌现了不少年轻的评书演员,语言包袱设计更加时尚,经常出现时下热门的词儿。您怎么评价这种变化呢?单先生坦言:“我不反对这种变化,我自己也很感兴趣。评书这门艺术也需要不断改革,不断创新,符合时代的要求,跟上观众的心理。”评书究竟能否再造辉煌,见仁见智,但单先生认为评书需要不断创新,确实不无道理。

我们一定把接力棒接过来

无论是出于了解外面的「精彩」世界,还是为了娱乐,不少家庭会购买一台收音机,用皮套包着,闲暇之际,拧开,竖起耳朵听喇叭里传来的声音,会心之际用手指敲敲桌子。

尊重听(观)众,用艺术征服听(观)众,为此不惜下苦功夫,这是单先生让人敬佩的另一个地方。单先生接受采访时说:“张作霖这书(《乱世枭雄张作霖》)我准备了十多年的时间,收集大量资料,访问了许多了解他的人”。再拿《廊坊大捷》为例,“这个事件我并不是很清楚,对廊坊的风土人情也不了解。怎么办呢?做实地调查。我走访了廊坊的很多地方,去了廊坊大捷的实地……”追求精益求精,对作品负责,就是对听(观)众负责。

中国曲艺家协会主席姜昆在嘉宾题词簿上留下:“一代大师单田芳先生艺术风范永放光辉”。

那种美好的滋味是如今被各种电讯包围的生活所没有的。

习近平总书记曾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指出,在文艺创作方面,存在着有数量缺质量、有“高原”缺“高峰”的现象,存在着抄袭模仿、千篇一律的问题,存在着机械化生产、快餐式消费的问题。如果多一些单先生这样的艺术家,何愁不出“高峰”?单先生认为,人生其实就一个字:熬。一个“熬”字,意味深长,人生是熬过来的,精品是熬出来的。无需讳言,单先生的作品也有瑕疵,有时作品传递的价值取向也可商榷,但他用心血“熬”出精品的做法,不能不让人赞叹。

在表达对先生的怀念后,姜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单田芳先生是我们中国评书事业承上启下的关键性人物,评书作为传统艺术,在单先生的意识实践中得到了发扬光大,他让我们更多的年轻人通过电视和广播甚至通过网络知道评书,了解评书,喜欢上评书,这点非常不容易。”

当时的收音机对大人而言,最重要的功能是收听天气预报。这是庄户人家的习惯,风雨雷电和各种节气,都对下地干活产生影响,一年的收成也赖于平日的细心操持。

“哪一行都得有人干,要不就会失传。”单田芳一度担心评书这门艺术后继无人,联系到如今评书传人青黄不接,就知这不是过虑。早在2009年,单先生就被定为“评书”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人。如今,斯人已去,谁来接过他的“衣钵”?评书不会死,这是显然的;评书会不会回归到当初的黄金时代,谁也无法乐观。但是,记住单田芳,记住他曾经带给我们的精神营养,记住他的精神品质,这就够了。(作者是著名时事评论员)

在他看来,在我们整个民族艺术在社会各方面潮流的冲击下略显衰弱的时候,单先生是个力挽狂澜者,是个坚定不移者,是个身先士卒以身垂范的艺术大师。

此外,大人们还要听听新闻,了解省内外的政经形势,用作邻里之间的谈资——这是追求格局的少数人的爱好。

作者:王石川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在姜昆眼里,单先生不仅在曲艺事业上是长辈,从个人交往上也是忘年之交,每一次跟单先生交谈的时候,都能在一个老前辈面前看到一股年轻的力量,心中产生很多崇敬。姜昆透露,在单先生灵前他也默默承诺,“您放心的走吧,我们这一辈会承担起更多的责任一定把接力棒接过来。”

当然,收音机的最大功用还是「娱乐」,里面会定期播出戏剧和评书。听戏听书是不分男女,老少咸宜的。

责任编辑:

图片 2

现在的人们「追剧」,殊不知,那时候我们是「追书」的。

姜昆参加追思会(摄影: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

言及此处,我不禁想问,你追过书吗?

图片 3

02

姜昆在嘉宾题词簿上留言(摄影: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

我出生的时候,村子里还没通电,直到我四五岁时,才有了电。刚通电时,父母经常舍不得开灯,晚上还是点煤油灯,有个灯树的那种,高高的杵在炕上。家里有电视机时,我已上初中二年级了。

图片 4

图片 5

姜昆在嘉宾题词簿上留下“一代大师单田芳先生艺术风范永放光辉”(摄影:新京报记者
刘臻)

· 少年时光的我——一边写文章,一边单田芳

李金斗

在相对闭塞的乡村环境里,没有电视,一年也碰不上几次放电影,书籍更是凤毛麟角,「追书」的乐趣自不待言。

他将永远活在我们每个人心中

而所有的评书,几乎都是单田芳先生讲的。

追思会进行到下午15点时,刚完成演出任务的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李金斗也特地坐飞机从南昌赶来吊唁。

这件事情看起来平常,仔细分析很难理解。为什么那时只有单田芳的评书广播四海,以至于在我年幼的心灵以为世界上只有一个人会说书。

李金斗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单田芳先生是一位非常伟大的评书演播艺术家,直到现在他每天还在准时收听单先生的《明英烈》,“别看老爷子个儿不高但底气足,虽然嗓音沙哑但极为好听,他几句话就能马上把听众带入到情境之中,而且单老师的作品形式多样,每一部书都能给你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特别接地气。”

这么想过以后,单老师的形象在我的头脑中耸立起来。我以为他是一位藏在很高的常人摸不到的地方的神秘者,不食人间烟火,只顾评书一事。

在李金斗看来,单田芳是一个很有文化的人,字写得好,待人接物和蔼可亲,每个人都应该向单先生学习,“我跟他接触很多,他每次有大的活动我们都来参加,向老爷子学习,单老的离开对评书界是很大的损失,他从书馆里走出来,能和百姓打成一片,是非常伟大的评书演播艺术家,他将会永远活在我们每个人的心中。”

再大一些才得闻,刘兰芳、田连元等评书家也擅说书。但是他们说的书,与单田芳先生的听起来不是一个味道,总觉得差了点儿什么。至于差什么,我也说不清。

图片 6

大概不仅仅源于他那天然地被砂轮磨过的声带,而是涉及到说书人的气质。

李金斗与单田芳儿子单瑞林与儿媳妇张桂荣。(摄/新京报记者 刘臻)

03

图片 7

过去中国人讲究「变化气质」,一个人从娘胎里带来的东西基本上是差不多的,但随着习性的增长,人的气质会出现偏差,有的人温良敦厚,有的人诡诈狡黠,有的人唯唯诺诺,有的人乖戾多疑。

李金斗在单田芳追思会嘉宾题词簿上留言(摄影:新京报记者 刘臻)

如果你仔细辨别,不同类型的人,说话的语气,节奏是不一样的。简单举例而言,田连元与单田芳同说一段书,出来的效果就不一样,不信你听听。

后辈

单田芳的特点是有力的娓娓道来,田连元则让人觉得骑着一匹惊了的马。

王迅

单先生说出「且听下回分解」时,总让人觉得断的及时、准确。他不是让你着急,是到了那个节点,该说的说了,到了回味和想象的时候,而不是刀架在脖子上,心头堵着块石头——这样的感觉。

想拍《白眉大侠》影视剧

至于刘兰芳的说书,则别有另一种滋味,她很像一个宋朝的人,杀到了当代。

“您的评书带给人无限欢乐,您的艺德值得我们永远学习。”

单先生的书听起来是不急不缓,有些这个人就在你旁边讲话的意思。这种语气的形成,一定与他的气质有关。他了解人性,了解书里讲的故事背后的东西,知道怎么表现。

这句话是影视演员王迅在嘉宾题词簿上的题词,谈起与单田芳的结缘,是因为单田芳的儿子单瑞林。之前在成都的时候,王迅一直学曲艺,当时就非常崇拜单田芳,从小就听评书,每次吃饭时就围着收音机听,“当时有幸认识了铁哥(单瑞林),当时他做编剧,我做演员合作了一部戏。没想到成为了铁哥们。之后有幸接触到单田芳老师。”

这大概是他几十年来长盛不衰的原因。

王迅最感欣慰的是单田芳的评书不光是属于他们那个年代的,现在很多九零后也都听评书,尤其很多评书都是单田芳自己撰写,慢慢打磨,所以才能有众多精品的呈现。

04

王迅表示,自己特别喜欢单田芳的评书《白眉大侠》,之后想与单瑞林一起合作,将《白眉大侠》转化成影视作品,变成新的经典。

这两天听闻他老人家去世的消息——当然谈不上悲痛——突然之间陷入了对童年往事的缅怀之中。

图片 8

谁也不能否认,单田芳的评书,给那个年代的中国人带来了多么大的精神慰藉。

图片 9

图片 10

王迅祭拜单田芳老先生(摄影:新京报彭子洋)

据说在八十年代初期,他的评书在全国几百家电台播出,听众上亿。为了满足这么多观众的耳朵,想必他是很忙的。

谷智鑫

这在今天看来真有些骇人听闻。搁在当时,确是再平常不过的事。

再也听不到单爷爷的新作品了

如今人们都听脱口秀(这是个舶来词,形式也是不中不洋的),看好莱坞大片,追青春偶像剧,在互联网上闲逛,忙着社交,实在没几个人顾得上听评书了。

影视演员谷智鑫一直都是单田芳的邻居,住在单老师隔壁楼,提起单田芳先生,他也难掩内心的悲恸,“我是在拍了单爷爷两部作品以后才知道,爷爷住在隔壁楼。”

假如有几个人听,那多半还是在听单老师的作品。就这个曲艺形式的发展来看,他应该是空前的人物,并且很可能也是绝后的。

在谷智鑫印象中单田芳永远都是笑呵呵,“四五年前,
爷爷腿不好推个轮椅,我们在小区里总能碰到。突然知道他走了,我再也听不到新作品了。”

如今的人要的是形式多维的视听享受,谁还会从事说书的行当呢。

王岩

从此以后评书荒,人间再无单田芳!

母亲刘兰芳听到去世消息非常伤心

05

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刘兰芳的儿子王岩代表母亲前来吊唁单田芳先生。

然而过去可不是这样。

从小便在单田芳先生家长大的王岩告诉记者“我们家和单先生家是世交,父母和他都在一个文工团工作,歇场之余经常和单先生聊天,他鼓励我要接家里的班。最后一次见单先生是在我师父张志宽的收徒仪式上,先生当时身体抱恙还赶到天津并送了一幅字,让我非常感动。”王岩表示,“母亲刘兰芳听到单先生去世的消息非常伤心,第一时间通电话嘱咐要我们晚辈过来吊唁先生,而15号追悼会刘兰芳也会亲自到场送别先生
。”

听评书的乐趣是多方面的。

图片 11

首先,越是偏远的环境,越是年幼的孩子,对自己生活的那二亩三分地之外的世界越是毫不知情。

刘兰芳之前发的微博

孩子的视线还很短浅,去得最远的地方可能就是县城,但他的心也是个小宇宙,有着先天的好奇与探索欲。收音机里传出来的故事多是我们民族千百年来最结晶的东西,那里面包含着历史知识,神话故事,现实生活,人物性格,跌宕起伏的情节,荡气回肠的战斗,英雄虎胆的气魄。

李菁

经典的评书都是刻画人物成功的典范,这对一个孩子来说,听一回书,好比经历了某种人生,跟主人公同喜同乐。这些,对他们的成长当然有不可忽视的作用。

我们都是听单先生评书长大的

其次,听评书是打发无聊时间的好选择。

代表师父师胜杰前来吊唁单先生的李菁向新京报记者表示,“我们这一代人,无论是从事曲艺专业的演员还是曲艺爱好者,都是听单先生评书长大的,学艺期间他对我们的影响潜移默化。”

人活着,简单来说,就是图个乐,在没有电视之前(其实有了电视也没在短时间内代替收音机),收音机就是个娱乐的大宝箱,评书则是压箱底的货。

据李菁透露自己的师父师胜杰先生跟单先生是世交,两家人交情深厚,师父的大哥师胜利早年曾给单先生唱西河大鼓的母亲弹弦,这次师父特地嘱咐一定要代替他来吊唁,包括到八宝山去送单先生。

工作之余,劳动之后,无聊之际,每天都能有一段精彩的评书伴随日常生活,这不仅给人娱乐和教育,似乎还让人有了那么点盼头。定时守在收音机前,雷打不动。

本文为文艺sao客(ID:so_art)原创内容

举例而言,我就知道,一位小朋友,天天听西游记,结果电池用完了,一时买不来,于是急中生智,用电线接了家里的电来用。

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他哪里知道220伏的电压和一号电池有霄壤之别,结果把收音机烧的黑乎乎的,报废了。

责任编辑:

06

这些乐趣,多是单田芳老师带给我们的。

如今他离去了,但是可以肯定,他的声音将继续留在我们的生活中。

没事时,我还是要听听他的评书。

注释:

文中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私信联系后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